首页 >手机

初到医院报到院里的三位女护士都特别照顾我教我技能

2019-11-10 01:34:28 | 来源: 手机

初到医院报到院里的三位女护士都特别照顾我教我技能

寒来暑往,春末夏至,时间像一把杀猪刀般残酷无情,无情的扼杀着人们的青春,在脸上刻上一道道痕迹,生怕人们忘记他的存在。

杨子东就是这样的一名被摧残的小人物,在他生命中的前二十来年就这样悄悄溜走,一去不复返,刚刚高中毕业的他背着自己的行李匆匆的从他混迹了4年的三流大学滚蛋了,而且毫无悬念的毕业就失业了,爸妈费了好大劲才帮杨子东找了个在医院办公室的工作,也不至于飘荡在街头招工广告前面了,总算是了结了老两口的1桩心事。

岭北市的北火车站进站口,杨子东身穿一身过气的牛仔服装,步履坚定的离开了混迹多年的故土,踏上了漫漫的旅途,直奔一个位于北方某普通城市——龙阳市的二线城市。瘦削的面庞上显示着没法掩盖的坚毅坚强,高挺的鼻梁昭示着他的桀骜不驯,一双大眼睛冷厉无比,微微上翘的薄薄嘴片微微上扬,露出1抹玩世不恭的微笑。颧骨上一贴创可贴更加增加了他的几分硬汉形象。

这样的形象一旦出现在公众场合,立马就会成为少女和少妇杀手,这不,站台上刚下高铁的几位乘务员小妞就被他深深地吸引了,低声的窃窃私语着,不知道在谈些甚么,眼神中充满了无尽的暗昧之色。

杨子东看在眼里,心中却浑不在意,他正想着自己的心事,向往着美好的医院生活,想着尽快的见到自己的新同事,开始自己新的生活,想到这些不由的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落漠,自己去年报考警校而耽误了前程,被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局长的侄子给顶去了自己的名额,为此,杨子东免不得好长一段时间的压抑,无奈,路还要继续走下去,遵从父母之命选择了复读。而这一年的复读换来的是杨子东仍旧是一个三流野鸡大学,父母也是一阵的摇头叹息,对杨子东也不再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希望,只是告诉他上了大学也要好好学习,哪里都能实现自己的理想之类的话语,而杨子东也只是安慰的点点头,默许了。但是内心深处对这个社会的黑暗却又更加加深了一层。好在无论如何大学四年总算是混下来了,还靠着爸妈找了个工作,生活的脚步也能向前迈进了。

杨子东深深地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随着1缕淡淡的烟雾吐出,他的思绪也暂时告一段落。背着自己的军用背囊,随着人流检票上车。

杨子东今天下午排了半天队才买上了一张k字头的硬座,到了站台上检票上车,车箱内已坐了很多农民工打扮的人,大包小包的摆的满满当当,空气中充斥着臭脚鸭子味和泡方便面的味道,杨子东就是一阵的皱眉,拎着行李艰难的缓步寻觅着自己的座位,还好,是个靠过道的位置,这样起码不会那末拥堵。

放好行李,杨子东缓缓的望向窗外熟习的城市,此时已是华灯初上,远处的高楼大厦已闪耀着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勾画出建筑物的基本轮廓,高架桥上车流拥堵,缓缓的爬行着,天空中模糊有星光闪耀,火车另外一侧的农田画成规矩的棋盘式,绿油油的麦苗在夜幕的掩映下也变成了深绿色,晚归的老农们开着农用拖拉机,嘟嘟的响着,颠簸着。

两幅画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是经济至上,工业污染的繁华都市,一个是原汁原味,充满绿色的田园风景,不知怎地,杨子东每次看到这绿油油的麦田就觉得心灵一阵的平静,是那种找到心灵港湾的感觉。

忽然车窗外传来一阵阵的哭泣声,放眼望去,一大群大学生样子的年轻人正在洒泪分别,伴随着远处火车的隆隆声,构成了一副独具暑假特点的分别场景,每一年的这个时候都是大学生离开母校,各自踏上自己人生的新征程,与混迹4年的母校分别的季节,各自见面的机会就会很少,甚至这辈子都将不再见到,尤其是那些劳燕分飞的情侣,则更加纵情的宣泄着自己的感情,哭的稀里哗啦的。

火车站,一个寄托了离别和集会的地方,记录了多少人间的悲欢离合,离愁别绪,记录了多少人的影子,多少的故事,多少的回忆。

随着列车乘务员高音喇叭的敦促,这些莘莘学子才依依不舍的分开相互搀扶的手,牢牢拥抱过后才极不情愿的分开,伴着一声声“珍爱!珍重!”大家才登上了远行的列车。

杨子东渐渐的闭上了眼睛,他实在不忍心看到别人流泪,尤其是这么多人一起流泪。心想:想起自己4年的大学生活,免不了一阵的欷歔感慨,幸亏自己没有白白的虚度光阴,本着“学不好可以玩好,玩不好可以吃好”的原则,杨子东在大学期间也是好好的疯狂了一把。

就在杨子东渐渐的入定,陷入无穷YY当中时,一道银铃般的女声传入了杨子东的耳中“你好,让一让好吗?”

杨子东确信这美好的声音就是对着自己说的,由于声源离自己的耳朵太近了,乃至声浪打到他的耳朵上,还带着一丝痒,回头望去,只见一双毫无赘肉的美腿正俏生生的站在自己身旁,缓缓上移,便是一对浑圆挺翘的汹涌,单薄的女式白色衬衣高高隆起,仿佛要将束缚突破,汹涌而出,看的杨子东喉结一阵的耸动,再看向这尤物的主人,瓜子脸上1脸的冷峻,长长的睫毛微微曲折,遮掩着一双灵波流动的美目,小巧的穹鼻微微上翘,更给人一股鬼灵精怪的感觉,一双瘪瘪的樱桃小口又开口了“你好,能让我过去吗?”说罢还伸出青葱玉指指了指杨子东旁边的座位。

杨子东微微怔了一下,暗道好美的女孩,此时听到女孩的声音才兀自回过味来,赶紧双腿并拢,向旁边用力侧出了一个很大的角度,女孩这才贴着杨子东的身子过去了,由于面向杨子东,女孩的胸部与杨子东的脸部贴的很近,杨子东乃至能微微看到两个衬衣纽扣中间露出的那黑色的蕾丝花边。让他一阵的血脉喷张,心脏一阵的狂跳。

女孩丝毫也没注意到杨子东的异常。很自然的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便开始翻看自己的手机,仿佛对身旁的帅哥一点都不感冒,杨子东也不想自讨没趣的搭赸,想着自己的心事。

一路无话,岭北市到龙阳市并不算远,只有1百里地左右,但就是这么短的路程,列车还是缓慢行进了将近两个小时,弄得杨子东一阵的烦躁,心说:娘的,这比拖拉机还慢,还火车,纯洁是牛车,下次说啥也不坐这玩意了。

到了龙阳市火车站,已经是晚上9点钟了,杨子东和那个女孩同时下了火车,一前一后的奔向出站口,出了检票口,杨子东望着高楼大厦,都市霓虹,街上络绎不绝的车流,呼吸着浑浊的空气,心中一阵的感慨:城市到了哪里都是这么个操行,没什么新意。

杨子东打了一辆车,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了这个城市最大的1座医院报到,这是他父母通过关系,花了很多钱才算给他办下来的一份既体面,又实惠的工作,杨子东决心要用自己这几年闯荡社会积累下来的经验和能力,好好的做出一番事业来。

人没有白托的,钱没有白花的,杨子东一进到医院,就被分配到了行政办公室工作,这恐怕也是考虑到他所学的专业跟医学界根本不沾边的原因,所以,将他安排在了医院的行政部门也算是通情达理。

时光如梭,时间悄悄流逝。转眼间杨子东就在这医院呆了很多时间了。

杨子东虽说是分配在了办公室工作,其实,杨子东日常并没有甚么具体的业务,整天就是一些杂活零活让他去做,但是杨子东心里明白,要想在医院站稳脚跟,没有个靠山恐怕是混不下去的。

几年的工作经历练就了杨子东察言观色的洞察能力,也造就了他那种桀骜不驯的性情,时间不长,他就赢得了办公室主任的信任,将服侍院长的一些平常琐事都交给了他来打理,这就给他提供了一个能与院长直接接触的最好机会,每天为院长斟茶倒水,做做卫生什么的倒也是轻松,也正是有了这个机会,才为杨子东创造了以后的艳事空间……

一天下午刚1上班,杨子东正独自坐在办公室悠闲的翻着报纸,就见陈院长满面红光的带着几分醉意回来了,杨子东赶忙跟随着他的身后进到了他的办公室,为他沏好茶以后,忙活着给他绸了一把热手巾递到了陈院长眼前,陈院长接过手巾一边擦着那张肥硕的大脸,一边嘱咐着说道:“你先出去吧,我想休息一下,不叫你别进来。”

杨子东应了1声,赶忙退出了陈院长的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他正在揣摩着怎样能给陈院长解解酒,就听见从楼梯口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杨子东侧目一看,只见一个体态饱满的年轻少妇从他的办公室门前闪过,直接就向陈院长的办公室走去。

杨子东稍加愣了一下,立即想起身去拦阻一下,告知她‘院长正在休息,不让他人打扰。可是,还没等他走到门口,就已经听见了陈院长办公室的门先是开启,接着就是关门的声音,杨子东不由得想道:看来,这个饱满少妇跟院长的关系不一般,试想,能够不敲门就直接进到院长办公室的人,而且还没被轰出来,那关系可想而知了。

杨子东是个聪明人,而且经历比较丰富,所以,他并没有跟进去,而是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翻阅着自己的报纸,直到快下班的时候,杨子东也没见到那个饱满的少妇从陈院长的办公室里面出来,杨子东心里像是明白了什么……

第二天早上,杨子东特地来得更早一些,在清算陈院长办公室内的休息间的时候,发现了纸篓里竟然有一团散发着那种气味的卫生纸巾,这恰恰验证了杨子东昨天的料想。

杨子东自认是假装甚么事情也不知道的样子,还是像平常一样,仔细的伺候着院长,尽量躲避陈院长的成心摸索,由于杨子东心里很清楚,一旦院长觉得他知道的太多了,或是过于敏感这方面的事情,估计他也就该被扫地出门了。

果然,陈院长在经过了一段时期的考验过后,觉得杨子东还算是个只认干活,不懂其他事宜的下小伙,而且办事还比较爽利,从不给领导耽误事,因此,也就一点一点的对他放松了戒备,尤其是在那种事上,并不像以前那样当心防备了他了。

杨子东总算是经过了第一关的考验,但是,能留在院长身旁干事并不是他的终究目的,他要通过这个后盾和招牌,来实现自己的目的,固然,他的目的也不只是简简单单的升官发财,窃色偷美也是他经过了这一段跟院长密切接触后的一个奇特的想法,因为,这些日子以来,杨子东发现被陈院长在办公室里正法的美貌女子,不仅仅是那个饱满的少妇一个,还有许多年轻漂亮的本院或者是其他小一点医院的小护士也都被他一个一个的带进了办公室内……

杨子东也是个精力旺盛的小伙子,当他看到一个个被陈院长带进办公室的美女们,不由得打心底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于是,他趁着给院长打扫办公室的机会,在他的休息室内的空调里面的紫黑色接受遥控的玻璃后面用小刀刮了1小块透明的小孔来,然后买了一部摄像功能比较强悍的山寨手机,一切准备妥当以后,他便大胆的实行了自己的想法。

这天,终于让杨子东等来了机会,下午上班的时候,过了很久陈院长还没有回来,杨子东立即猜想出陈院长肯定是又在外面有饭局了,而且经过杨子东这么长时间的观察,一般陈院长每每到中午喝完酒以后,最爱在他的办公室的休息室里面正法下属美女。

杨子东不想错过这个机会,他伪装抽烟的站在了楼梯间的窗口处,一边掌握陈院长什么时候能回来,果然,没过多久,陈院长的小轿车就出现在了医院的大门口处,杨子东迅速跑进了陈院长的办公室,因为他每天清晨要提早给院长打扫办公室卫生,所以,院长特地只给了他一个人钥匙,立即打开了空调面板,将山寨手机的摄像孔对准已经刮好的那块透明小孔,并用胶带绷紧后,再把空调的面板盖好。

当杨子东将一切布置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做好后,陈院长才脚步蹒跚醉意朦胧的走了过来,杨子东立即起身,上前搀扶着陈院长一起进到了他的办公室内,他将陈院长扶到老板椅上做好后,跟往常一样,忙活着给陈院长沏茶倒水,然后再递上一个热手巾把,做完了所有的这些,他很自觉的就从院长办公室退了出来。

大约过了有十几分钟的时间,杨子东便注意到一个本院还在试用期间的年轻漂亮小护士,悄悄的从他的办公室门前溜了过去,直接进入了陈院长的办公室。

这个下午的时光是非常难熬的,杨子东几近就是坐立不安,一方面由于心虚,怕自己设置的机关被院长发现,另一方面,那种想都能想得出来的院长办公室里面休息室中的场景,令他感到情绪混乱,真恨不能马上就能看到自己的丰富成果。

1直到快要下班的时候,那个年轻美貌的小护士才从陈院长的办公室里面走了出来,固然,杨子东自然是伪装没看见的模样,等到小护士走了以后,他立即伪装打扫自己办公室为生的模样,磨磨蹭蹭的一直等到了院长下班走了以后,才迫不及待的溜进了陈院长的办公室,将手机取出……

回家的路程好像是变得远了很多,等到他到家以后,便一头扎进自己的屋内,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手机视频录像……

一时间,杨子东被手机录像中的画面深深吸引住了,只见那个漂亮的美护士全身光溜溜的一丝不挂被院长重重的压在床上‘嘿咻’着,可能是由于手机的像素有限,或者也许是由于隔着空调面板的遥控器玻璃小孔的缘故,总之手机中的图象不是很清楚,但也足以能看得清院长和那个小护士的面容了。

初战告捷,杨子东为自己小小的庆祝了一下,接下来他就把手机里的录相小心翼翼的倒进了自己的电脑当中,并且将画面的质量又修剪了一下,从头到尾又仔细的看了一回,真是过瘾啊,先不说陈院长有多大的本事,单单就看那个小护士的美姿就能令人神魂颠倒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杨子东依样画葫芦,又接二连三的偷拍到了好几段陈院长和下属美女们的‘嘿咻’场景,在这正中间,杨子东还得到了医院的录用消息,那名漂亮的小护士已经被医院正式录用了……

就在那个小护士兴高采烈的庆祝自己终究有了一份正式的工作,而且是这个城市都为之骄傲的头牌大医院的时候,杨子东给他打了个电话,在电话中,杨子东表示也要为她庆贺一下,请她单独只顿饭,结果固然是在杨子东的预感当中,那个漂亮的小护士婉言谢绝了她的约请,因而,杨子东出手了,把院长跟她两人‘嘿咻’中最为精彩的一张定格图片用彩信的情势发给了她……

果然,漂亮的小护士收到了彩信后,立即就将电话打了回来,电话中声音极其躁动的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杨子东不急不忙的回答道:“你先别激动,我现在就在友谊路的长虹公园门口等你,有甚么事儿我们见面再说!”说完,也不等她在说什么,‘怕’的一下就挂断了电话。

杨子东在长虹公园门口,等了大约有一刻钟的时间,就见从马路对过匆匆的走过来一个品质极佳的漂亮女孩,远处望去,只见她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好一个青纯漂亮的少女。

漂亮小护士来到了长虹公园门口,见到杨子东第一句话上来就问:“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杨子东看了看她由于焦虑和激动而略显微微红润的脸侠,直接了当的说道:“还能想干什么,就是想干你跟院长干的那点事儿呗!”

“你无耻下流……”她的眼中好像是要冒出火焰一般,等着杨子东狠狠的说道:“我要是不同意呢?”

“那好办,我就把你的这些照片在你的情朋好友中公开发表就是喽。”杨子东仍然是不紧不慢的回答着。

见杨子东平静的表情,她又换做威逼的口吻说道:“难道你就不怕我把这事儿告知院长?”

“固然怕了!”杨子东作出了一副猥琐的模样,佯装很畏惧的模样向四周看了看,接着说道:“可是,貌似院长也不愿自将自己的丑闻公布于众吧?固然,除你的这些照片之外,我还有他跟其他美女在办公室鬼混的照片,即便是他知道了,难道我手里的这些硬件还不能让他有所顾忌吗?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院长不敢把我怎样,倒是你的下场一定很惨,你会被迫离开医院!”

杨子东说的是句句剜心,字字有声,这下小护士就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一下子焉了下去,她低下头,小声的嘟囔道:“卑鄙!”

杨子东见她那种既有些害羞,又有些不伏输的模样,心里很是开心,‘呵呵’的笑着说道:“卑鄙?对,我这样做貌似是有点卑鄙。但是,别忘了,你用肉体做代价,将那些比你业务本领强很多的竞争对手击垮了,你认为你这么做很光彩吗?难道院长利用手中的职权得到你的身体不是更卑鄙吗?所以,我认为,大家只不过是半斤对8两,彼此彼此而已!”

这下小护士的头低的更低了,半天站在那里一句话不说,杨子东揣摩着她的心里,知道她是在做最后的抉择,因而,也不着急逼迫她,站在那里看着公元四周的风景。

沉默了片刻,她终于抬起头来,眼中含着泪水说道:“好吧,我答应你,但就只这一次,做完了以后,你必须把录像给删掉!”

杨子东显得很镇静,他看了看小护士,然后很一本正经的说道:“你认为我会真的吧录相删掉吗?不过你也放一百个心,留下录像我也不是针对你的,只要我不公开,谁又能知道呢,我只不过是留着用来对付院长那老家伙的!”

“那就一次,做完我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小护士见实在是拗不过他,只好妥协的说道。

“这种事情还要有规定呀?”杨子东狡猾的1笑,接着说道:“我觉得这类事情是勉强不得的,至于是一次还是多少次,那要看做完了以后才能定夺,兴许做完这次以后,我还对你没兴趣呢!还有,或许你还会喜欢上跟我做呢,所以,这件事儿我们以后再说。”

小护士见跟杨子东一点讨价还价的余地都没有,只好认命了,因此便气呼呼的说道:“那你找个地方吧,快点做完,我还要回家呢!”

杨子东被她的这句话逗乐了,他‘哈哈’的笑着说道:“这类事情也能这么催人啊,快点做完,那要看你的本事喽!”

小护士再也没有答话,只是默默的跟在杨子东的身后,杨子东将她带到了事先租好的小出租屋,进到屋里以后,小护士也不说话,背对着杨子东就开始机械的脱着自己的衣服……

杨子东渐渐的将她那近乎于僵硬的身子搬了过来,然后一点一点的品赏着她那优美的解衣姿式,一寸一寸的抚摸着那光泽无暇的肌肤,直到……直到……她的身体不再那么僵硬……

杨子东渐渐的将她抱到床上,一边仔细的做着前面的各种前奏,一边柔柔的压了上去,直到使她忘情的手脚无序,叫声无章以后方才罢休……

做完以后,杨子东看着卷曲在床上的漂亮小护士,坏坏的问道:“怎样?和我做是不是要比和院长做的舒服多啦?”

看着小护士两侠班红只是低着头自顾着穿着衣服,杨子东‘嘿嘿’的笑着又说道:“从录像上看,那老家伙最多也就坚持了三四分钟,你可能还没尝到多仙美的滋味吧?”

“你流氓!”小护士穿好了衣服,狠狠的拽下了一句话,匆匆的走出了出租屋的门。

杨子东本以为能通过床上的威猛来征服小护士的心,可没想到反倒是自讨了个没趣,他无奈的笑了笑,快速整理了东西,向医院奔去。

再回医院的路上,他还在想着那件让他一直琢磨不透的事情:‘为何陈院长这老家伙,在办事的时候简单的几乎就是一二3快买单,可每次又都是那末长时间才放美女们出来,这其中到底有设么奥妙呢?为什么问小护士也不肯说呢?’

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就已到了医院了。若无其事的坐在了自己办工作前以后,他的头脑又回到了刚才那个令他很想知道答案的问题上。不行,老子一定要把这个问题弄清楚了。杨子东心里盘算着,是明天还是后天再约一次小护士。想到小护士,杨子东抿着嘴小声的‘嘿嘿’坏笑了一下。

还没等他好好的回味一下跟小护士那种值得回味的韵味,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杨子东被手机的震动给吓了一小跳,赶忙取出手机一看,是老妈来的电话,马上按下了接通键,说道:“喂,老妈,找我有事吗?”

“你今天下班早点回家,你三姨带着你表妹雪儿从乡下过来了。”老妈在电话那端说道。

杨子东的父母本来就在龙阳市工作,至于岭北市,也只有杨子东寒暑假或祭祖的时候才会回去,家里还有老房子,没事的时候一般不会回去。所以杨子东也算是半个龙阳市人,在这也算是临时安家落户了。

雪儿来了?杨子东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了一张纯情漂亮的小脸蛋来,他赶忙冲着电话说道:“知道了老妈,我下班马上就回家。”

挂断了电话,杨子东的心理用上了一股无名的激动,虽然快有一年的时间没有见到表妹雪儿了,但是,她的美貌和玲珑的身材一直是杨子东找对象时心里的一个标准尺度。

其实,这几年来,他一直没有找到适合的女朋友也就是有这个缘由在里面,不过在他的心目中,早已经有了一个目标,那就是之前在一个酒店里面打工的时候认识的一个酒店服务员于丽丽,可是由于自己的条件有限,他也只是在心里暗恋着于丽丽罢了,并没有敢直接向她表白,怕的就是一旦挑明了,人家拒绝了他,那他就连一个可以空想的女朋友都没有了。

这个下午对杨子东来讲是到医院上班以来最难熬的一个下午,陈院长有事情出去了,也就没有什么好戏可以期待了,表妹的到来更是像勾魂似的把他的心早已经勾回了家。

实在是有点熬不住了,杨子东第一次敲响了主任的办公室门,进屋后唯唯诺诺的跟主任说道:“主……主任,我……我家里有点事,想请个假,早走一会儿。”

“哦……”主任慢吞吞的放下了手里的报纸,凑老花镜的上面瞄了一眼杨子东,所答非所问的说道:“小东啊,这些日子的工作表现还是不错的嘛。”

杨子东见主任第一次这么关心的提起自己的工作表现,便很客气回答道:“应当的,应当的,我还会继续努力的。”

“呵呵,不错就是不错嘛,用不着这么谦虚,年轻人要有追求嘛……”说到这儿,主任又翻着白眼看了一下杨子东,然后接着说道:“不过年轻人应当多加锤炼,更应当压担子,你说对不对?”

杨子东似乎是从主人的话里面闻到了点什么斜味儿,但又不知道他葫芦里面买的什么药,因而只好迎合着说道:“主任说道的对,主任说的对。”

“嗯,这就对了嘛,年轻人就是要有上进心嘛……”主任端起水杯,喝了1口水,接着说道:“是这样的,我准备让你管理一下医院的后勤保洁工作,也好发挥一下你的能力嘛。”

靠!医院的后勤保洁?不会吧,杨子东完全清楚,医院的后勤保洁工作实际上就是成天跟那些大妈大娘们1起到医院的病房区做卫生,这个活儿一般都是临时工就能承担的活儿,主任竟然要他去干这个,看来是哪个环节上出了问题。

这个JB玩意,竟然跟老子来这一套,还锤炼锤炼,娘的,纯洁是练我啊,杨子东满肚子的火气,但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接招,一时间脸上就阴郁了起来,完全没了刚进门时候的兴奋劲了,取而代之的全是愁闷。没想到自己好日子不长,就凭这老小子的一句话就要1撸到底。

喜欢请点个赞,字数限制不能更完请理解,添+微信公众号:kanshu69 输入关键字116可以很方便的看到全本小说。

威尔刚官网介绍

国产viagra

拘橼酸西地那非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