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互联网

红楼里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儿7

2019-10-14 12:29:27 | 来源: 互联网

七、为孔尚任正名把洪昇扶正

我们先撇下“四个水葱儿”中最后一位的邢岫烟不管,在研究邢岫烟之前必须先把“四家撰”里的另外两位交待一下,因为在邢岫烟出场之前,要动用到这两位其中的一位的关系,否则太突兀了。按照“逐对成求”的原理,这两位又是另类组合的一对儿。

我们继续猜谜语,210二回元妃做的谜语:

能使妖魔胆尽摧,身如束帛气如雷。 一声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化灰。

答案是“爆竹”,其实已经很贴切了,但总觉得意犹未尽,而且于书中没有什么意义。要是寻常娱乐也就罢了,但这是《红楼梦》,里面的内容没有一处是过剩的,一字不可减。直至我看到宝玉对这些谜语的评价后,才豁然开朗了,宝玉的话是我还能写下去的理由,谢谢宝玉。

“且说贾母见贾政去了,便道:“你们可自在乐一乐罢。”一言未了,早见宝玉跑至围屏灯前,指手画脚,满口批评,这个这一句不好,那一个破的不恰当,如同开了锁的猴子一般。”

据此我认为这条谜语真正的谜底是:宏声,谐音洪昇,也有写成洪升的,后文我们统一写成洪昇。因为整条谜语所表现的是爆竹在爆炸的一瞬间的气势,而不是爆竹本身,所以宏声最为贴切。这和香菱学诗的时候写的月亮和月色是一样有区别的。这条谜底是会意而来,您觉得如何?

依照“逐对成求”的原理,我们接着找一对儿中的另外一名。看下一条谜语,二10二回迎春的谜语:

天运人功理不穷,有功无运也难逢。 因何镇日纷纷乱,只为阴阳数不同。贾

政道:“是算盘。”迎春笑道:“是。”

经过夜不能寐万水千山艰难跋涉寝食难安岳阳楼记柳暗花明这些过程,终于找到答案了。这条谜语不在谜面上,而在谜底,把答案再次看成谜面,再猜个谜底。谜中谜。有谁会想到呢?噫!微斯人,吾谁与归?吾与谁归?文字语法与文字游戏有相通之处,这是启发我的一把钥匙。很多歪果仁都说汉字不分语法和顺序,怎么说都能明白,比如说:你吃饭了吗?可以说你饭吃了吗?饭你吃了吗?吃饭了吗你?但他们忘了1句:饭吃你了吗?就使人费解了嘛。这是一句简单的单句,复句和复句中还有几重关系的复句就应该没法去表达,对于歪果仁来说,简单的语法还是要遵守的,虽然不讲究语法是对我这样传统和保守的人是一种打击,不过也挺好的,毕竟简单快乐很重要,比如网络语言,挺好的。我要是没有两下子真不敢接这个大活。那末我们根据“算盘”再猜出个谜语就是:孔尚任。算盘的珠子都是带孔的,而且打出的数据都是得在算盘上面被认可的,终究的结果都是在孔上承认的。列位看官以为如何?

周星驰:哈-哈---哈!你说神奇不奇异?我就是我,自己看自己都能火。

既然出现了这两个人,那末我们还是要好好的归拢一下,找找别的证据来佐证一下。

我们来看五十一回,宝琴做了十首怀古诗,前八首由于史鉴可考,所以众人都能理解,唯有后两首,众人议论纷纷,书中是这样写到:

众人看了,都称奇道妙。宝钗先说道:“前8首都是史鉴上有据的,后二首却无考,我们也不大懂得,不如另作两首为是。”黛玉忙拦道:“这宝姐姐也忒‘胶柱鼓瑟’,矫揉造作了。这两首虽于史鉴上无考,我们虽不曾看这些外传,不知底里,难道咱们连两本戏也没有见过不成?那三岁孩子也知道,何况我们?”探春便道:“这话正是了。”李纨又道:“况且他原是到过这个地方的。这两件事虽无考,古往今来,以讹传讹,好事者竟故意的弄出这古迹来以愚人。比如那年上京的时节,单是关夫子的坟,倒见了三四处。关夫子一生事业,皆是有据的,如何又有许多的坟?自然是后来人敬爱他生前为人,只怕从这敬爱上穿凿出来,也是有的。及至看《广舆记》上,不止关夫子的坟多,自古来有些名望的人,坟就不少,无考的古迹更多。如今这两首虽无考,凡说书唱戏,甚至于求的签上皆有注批,老小男女,俗语口头,人人皆知皆说的。况且又并不是看了《西厢记》《牡丹亭》的词曲,怕看了邪书。这竟无妨,只管留着。”宝钗听说,方罢了。大家猜了一回,皆不是。

后两首诗按宝钗说无考,依黛玉说可在外传里考,在两部戏里考,而且那三岁孩子也知道”,按李纨的说法“凡说书唱戏,甚至于求的签上皆有注批,老小男女,俗语口头,人人皆知皆说的。况且又并不是看了《西厢记》《牡丹亭》的词曲,怕看了邪书”,据此,再明白不过了,与《西厢记》《牡丹亭》齐名的另外两大戏曲名著就出现在我们的眼前,那就是《桃花扇》和《永生殿》,这样就印证了两个人物:孔尚任和洪昇。孔尚任官儿做的不大,清史不可能为其立传,洪昇一生未出仕,清史更不可能为其立传。虽然史鉴上没有记载两个人,但后世的文学史上不会忘记他们的。

我们再来看宝琴怀古诗后两首:

蒲东寺怀古其9

小红骨践最身轻,私掖偷携强撮成。

虽被夫人时吊起,已经勾引彼同行。

梅花观怀古其10

不在梅边在柳边,个中谁拾画婵娟。

团圆莫忆春香到,一别西风又一年。

没有谜底,说明答案无关紧要,只是隐藏的事是重要的,分析谜语诗就可以了,隐藏的事重点也不在引经据典里的事上,而是借古说今。李纨已经明白无误的告诉我们这两首诗不要往《西厢记》和《牡丹亭》上里理解,一定要往《永生殿》和《桃花扇》上理解。“小红”者,洪昇也,谁说男的就不能叫小红?宝琴直呼其姓,并且冠以“小”字,以示亲切,并且感觉不是外人,肯定忒熟,看来严绳孙或是秦松龄平常叫洪昇为小红。这首诗分明是写洪昇是怎么样写《红楼梦》的,“私掖偷携强撮成”暗指写作环境的恶劣,“虽被夫人时吊起,已经勾引彼同行”,虽然有时被夫人非难,但两个人已经一起去做这件事了,这里就直接的告诉我们洪昇和他的老婆一起写《红楼梦》了,“吊起”就是在写作进程中提出的意见和建议,应该是批语。这也是一个旷古未有的惊天发现,书中的证据何其的直观啊?又何其的可靠啊?又何必舍近求远啊?最后1首“不在梅边在柳边”,就是说另外一个作者在柳边,柳是谁?柳如是,柳如是身旁当然是《桃花扇》的女主人公李香君了,秦淮八绝里的人物啊。“柳边”代指李香君,也代指《桃花扇》,从而代指孔尚任。

那末,《红楼梦》书中还有没有其他地方暗示过这两人呢?《红楼梦》第一回就有“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把“东鲁孔梅溪”赫然书中。孔梅溪是孔尚任在《红楼梦》一书中特有的名字,简称“梅溪”,而不是在史鉴上的名字,就是生活中他不叫孔梅溪,梅溪是孔尚任在《红楼梦》中的笔名。而在第七十回中宝琴作了1首《桃花行》中,反复说桃花,就象是用桃花编的绕口令、顺口溜儿,确乎是想激活人们不能不想到《桃花扇》,全诗如下:

桃花帘外东风软,桃花帘内晨妆懒。

帘外桃花帘内人,人与桃花隔不远。

东风成心揭帘栊,花欲窥人帘不卷。

桃花帘外开仍旧,帘中人比桃花瘦。

花解怜人花也愁,隔帘消息风吹透。

风透湘帘花满庭,庭前春色倍伤情。

闲苔院落门空掩,斜日栏杆人自凭。

凭栏人向东风泣,茜裙偷傍桃花立。

桃花桃叶乱纷纷,花绽新红叶凝碧。

雾裹烟封一万株,烘楼照壁红模糊。

天机烧破鸳鸯锦,春酣欲醒移珊枕。

侍女金盆进水来,香泉影蘸胭脂冷。

胭脂鲜艳何相类,花之颜色人之泪,

若将人泪比桃花,泪自长流花自媚。

泪眼观花泪易干,泪干春尽花憔悴。

蕉萃花遮憔悴人,花飞人倦易傍晚。

1声杜宇春归尽,寂寞帘栊空月痕!

这是孔尚任写作《红楼梦》的进程。

湘云笑道:“一起诗社时是秋天,就不应发达。如今却好万物逢春,皆主生盛。况这首桃花诗又好,就把海棠社改作桃花社。”宝玉听着,点头说:“很好。”接下来就准备“起社”,并把“海棠社”改成了“桃花社”。这里再九吩咐我们一定注意桃花,从《桃花行》到《桃花社》,就差直接说出《桃花扇》了。

五十回宝玉被逼作诗:

酒未开樽句未裁,寻春问腊到蓬莱。不求大士瓶中露,为乞嫦娥槛外梅。入世冷挑红雪去,离尘香割紫云来。槎枒谁惜诗肩瘦,衣上犹沾佛院苔。

蓬莱代指山东,孔尚任是山东人。大家特别要注意“槛外梅”和“红雪”这两个词语,这说明孔尚任的创作不是在严绳孙之后,严绳孙和洪昇的《红楼梦》都称为“白雪”、“白石”,那孔尚任是改的谁的稿呢?改的是第一个人创作的稿,这个人是谁?很快就会知晓。这首诗就是写秦松龄(先这样说,由于这首诗是宝玉作的,宝玉有姓秦的头衔)去东鲁取回孔尚任修改的《红楼梦》手稿的进程。“槎枒谁惜诗肩瘦”是说孔尚任负责诗词曲部分的修改与写作,这也与批语想契合。还有两处提到蓬莱的诗,我们后文说,在这里不是很重要。

《红楼梦》开篇提到“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脂砚斋批注里屡次提到北曲,《毕生误》后“语句泼撒不负自创北曲”、“悲壮之极北曲中不可多得的”云云。第十三回有梅溪批语一条:“不必看完,见此二句即欲堕泪。梅溪”。重要的事再重复1遍,“梅溪”是孔尚任在《红楼梦》书中特有的名字,或说是孔尚任的笔名,其他人类同。在清初戏曲舞台上有“南洪北孔”之说,南曲洪昇,北曲孔尚任。而210二回宝玉作的谜语已经给出了“南”和“北”:南面而坐,北面而朝,象忧亦忧,象喜亦喜。宝玉这条谜语重点在南北。

话说到此,很明了,孔尚任当属“四家撰”中的一家,也是“四根葱儿”中的一根儿。

再说洪昇,五十回宝玉的谜语:

宝玉也有了一个,念叨:天上人间两渺茫,琅玕节过谨隄防。鸾音鹤信须凝睇,好把唏嘘答上苍。

这条谜语没有给出答案,从谜语诗本身来分析,它与《长生殿》有关系。210二回元妃省亲点的戏有《乞巧》,《乞巧》是《永生殿》的前身《唐明皇秋夜梧桐雨》里的一折,批语说是《永生殿》,有明显暗示读者着眼洪昇之意。琅玕节过后就是七月初七,俗称“七巧节”或“乞巧节”,暗指《永生殿》。“天上人间”在书中屡次出现,也是《永生殿》的代名词,指李杨月中团圆。“鸾音鹤信”就是《红楼梦》作者之间的互通写作信息,“鹤就是秦松龄”。“答上苍”就是向一个亡人汇报。

我们还回过头来继续看二十二回宝钗的谜语:有眼无珠腹内空,荷花出水喜相逢,梧桐叶落分离别,恩爱夫妻不到冬。第一句我们用在严绳孙身上了,现在我们看第三句“梧桐叶落分离别”,我认为这句就是说洪昇《长生殿》的遭遇的。我们看朱彝尊酬洪昇诗:金台酒坐擘红笺,云散星离又十年。海内诗家洪玉父,禁中乐府柳屯田。梧桐夜雨磁凄绝,薏苡明珠谤偶然。其中“梧桐夜雨磁凄绝”句,就是说的《长生殿》的遭受。梧桐夜雨:指洪昇所作的传奇《长生殿》的前身《梧桐雨》。白居易《长恨歌》中有“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之句,元朝白朴敷衍此事而成杂剧《唐明皇秋叶梧桐雨》,《永生殿》即是在此基础上扩充创作而成的。

五十四回王熙凤效戏彩斑衣里讲个聋子放炮仗的故事:

凤姐儿笑道:“再说一个过正月半的。几个人抬着个房子大的炮仗往城外放去,引了上万的人跟着瞧去。有一个性急的人等不得,便偷着拿香点着了。只听‘噗哧’1声,众人哄然一笑都散了。这抬炮仗的人抱怨卖炮仗的捍的不结实,没等放就散了。”湘云道:“难道他本人没听见响?”凤姐儿道:“这本人原是聋子。”众人听说,一回想,不觉一齐失声都大笑起来。又想着先前那一个没完的,问他:“先一个怎样?也该说完。”凤姐儿将桌子1拍,说道:“好罗唆,到了第二日是十六日,年也完了,节也完了,我看着人忙着收东西还闹不清,那里还知道底下的事了。”众人听说,复又笑将起来。凤姐儿笑道:“外头已四更,依我说,老祖宗也乏了,我们也该‘聋子放炮仗——散了’罢。”

最终的结果是“聋子放炮仗---散了”本来这个炮仗象房子那么大,应该是一声巨响的宏声,但由于扞的不结实居然散了,没有响,而且围观看热闹的人达一万多。这是啥意思呢?而且这个笑话也不好笑,虽然大家使劲笑,很傻很天真。我认为这段是交代洪昇没有写完象房子那末大的鸿篇巨制的《红楼梦》,他扞的不结实,散了跟我们现在常说的把天聊死了或把嗑唠散了意思差不多。虽然洪昇没有写完《红楼梦》,但他已经做的很好了,接下来的放烟火的情节就是肯定了洪昇写作《红楼梦》的成绩了。

这烟火皆系各处进贡之物,虽不甚大,却极精致,各色故事俱全,夹着各色花炮。林黛玉禀气柔弱,不由毕驳之声,贾母便搂他在怀中。薛姨妈搂着湘云。湘云笑道:“我不怕。”宝钗等笑道:“他专爱自己放大炮仗,还怕这个呢。”王夫人便将宝玉搂入怀内。凤姐儿笑道:“我们是没有人疼的了。”尤氏笑道:“有我呢,我搂着你。也不怕臊,你这孩子又撒娇了,听见放炮仗,吃了蜜蜂儿屎的,今儿又轻逛起来。”凤姐儿笑道:“等散了,我们园子里放去。我比小厮们还放的好呢。”说话之间,外面一色一色的放了又放,又有许多的满天星,九龙入云,一声雷,飞天十响之类的零碎小爆竹。

这就是洪昇写的《红楼梦》,具体写的是什么?只能意会。虽然没有象房子那么大的炮仗发出的颤动山河的巨响,但这些星星点点的就已经很轰动了。

我们再来看一样是七十回里薛宝钗的《柳絮词》,判词里“堪怜咏絮才”应在此处,说明咏絮至关重要,再说1遍,薛宝钗的《咏絮词》极其的重要,都上升到写在了判词里了!因为是“逐对成球”,在七十回里补了孔尚任和洪升的两个素材,作为宝琴怀古诗后两首的补充。

宝钗笑道:“终不免过于丧败。我想,柳絮原是一件轻薄无根无绊的东西,然依我的主张,偏要把他说好了,才不落套。所以我诌了一首来,未必合你们的意思。”众人笑道:“不要太谦。我们且赏鉴,自然是好的。”因看这一首《临江仙》道是: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湘云先笑道:“好一个‘东风卷得均匀’!这一句就出人之上了。”又看底下道:蜂团蝶阵乱纷纷。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众人拍案叫绝,都说:“果然翻得好,自然是这首为尊。缠绵悲戚,让潇湘妃子;情致妩媚,却是枕霞;小薛与蕉客今日落第,要受罚的。”

先别看宝钗的词,先看众人的反应:众人拍案叫绝,都说:“果然翻得好,自然是这首为尊。”原来是“翻”的,那末,“翻”谁的呢?接着看:

一语未了,只听窗外竹子上1声响,恰似窗屉子倒了一般,众人唬了一跳。丫鬟们出去瞧时,帘外丫鬟嚷道:“一个大蝴蝶风筝挂在竹梢上了。”

这里出现了“风筝”,由此,我们想到了二十二回的谜语:阶下儿童仰面时,清明妆点最堪宜。 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贾政道:“这是风筝。”探春笑道:“是。”

这是作者在二10二回就提示过我们后续见到“风筝”是要重点看的,批书人对二10二回的谜语的批语是牵强附会的,不得不说几句,腻滑之笔,以免落入文纲,遭到不测,后面的谜语没有半句批语,因为这里隐藏的是作者的信息,所以才这么的绕啊绕的,结果真的把胡适老先生绕蒙圈了,所幸这个世界出现了我。接下来就是大段描写放风筝的情节,其中有这样一个细节:

独有宝玉的美人放不起去。宝玉说丫头们不会放,自己放了半天,只起房高便落下来了。急的宝玉头上出汗,众人又笑。宝玉恨的掷在地下,指着风筝道:“若不是个美人,我一顿脚跺个稀烂。”

风筝上画人的实属罕见,因而我们把这几个词联系一下,《临江仙》、风筝人,这样我们就找到了宋朝大臣侯蒙留下的唯一一首词,《临江仙 风筝》:

未遇行藏谁肯信,如今方表名踪。无端良匠画形容。当风轻借力,一举入高空。

才得吹嘘身渐稳,只疑远赴蟾宫。雨余时候夕阳红。几人平地上,看我碧霄中。

“当风轻借力,一举入高空。”与薛宝钗的“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意合,因此薛宝钗是“翻”侯蒙的,“果然翻得好”。

据宋人洪迈《夷坚志》记载:“侯蒙其貌不扬,年长无成,屡屡被人讥笑。有轻薄少年画其形貌于风筝上,侯蒙见之大笑,作《临江仙》词题其上。

这首《临江仙 风筝》是出自洪迈的《夷坚志》记载的,洪迈是洪昇远祖。这首词后来被《坚瓠集》所用,而《坚瓠补集》是洪昇作序的,这样,《坚瓠补集》就落入我们的视野,“坚瓠”就是坚固的葫芦,8字型,上边小下边大,俗称“鸭葫芦”。那么书中对“坚瓠”有没有暗示呢?看宝玉的风筝,第一个是“大鱼”,第二个是“大螃蟹”,第三个是 “美人”。“大鱼”是为了“大螃蟹”出场做铺垫,“大螃蟹”就是坚硬的代名词,三十八回黛玉做的螃蟹咏里有“铁甲长戈死未忘”,可以说明坚硬这一点。“美人”当然是引出侯蒙的典故来。那末有没有“瓠”呢?看宝琴放的风筝是“蝙蝠”,看到这我的脑海里就浮现出“蝙蝠、葫芦、莲枝纹”,这些都是古代寻常百姓家器物上常有的吉祥图案,因此,我们就隐隐约约的看到了“坚瓠”的存在。宝钗的七只“大雁”,也就是野鸭子,是否是也就能应了“瓠”在民间的俗称“鸭葫芦”了?

那风筝飘飘飖摇,只管往后退了去,一时只有鸡蛋大小,展眼只剩了一点黑星,再展眼便不见了。众人皆仰面睃眼说:“有趣,有趣。”宝玉道:“惋惜不知落在那里去了。若落在有人烟处,被小孩子得了还好,若落在荒郊野外无人烟处,我替他孤单。想起来把我这个放去,教他两个作伴儿罢。”于是也用剪子剪断,照先放去。探春正要剪自己的凤凰,见天上也有一个凤凰,因道:“这也不知是谁家的。”众人皆笑说:“且别剪你的,看他倒像要来绞的样儿。”说着,只见那凤凰渐逼近来,遂与这凤凰绞在1处。众人方要往下收线,那一家也要收线,正不开交,又见一个门扇大的玲珑喜字带响鞭,在半天如钟鸣一般,也逼近来。众人笑道:“这一个也来绞了。且别收,让他三个绞在一处倒有趣呢。”说着,那喜字果然与这两个凤凰绞在一处。三下齐收乱顿,谁知线都断了,那三个风筝飘飘飖摇都去了。众人拍手哄然1笑,说:“倒有趣,可不知那喜字是谁家的,忒促狭了些。”

通过放风筝,我看到了天上人间,不知道你们看到了吗?天上人间特指《长生殿》,两个凤凰风筝和喜字风筝搅在一起并且飞到天上,就是指《永生殿》里的李隆基和杨玉环月中团圆一折。“凤”高贵的男人,“凰”高贵的女人,“喜”结婚。

“桃花社”里咏《柳絮词》,有点不搭噶,而且还专门提到题目上说。我们知道群芳初次结社的时候是《海棠社》,而且咏的也是白海棠。我们据此可以判断,本回是专门为孔尚任和洪昇而设,“桃花社”固然暗指孔尚任,《柳絮词》当然就是指洪昇,那么“絮”我的理解是“序”,据此《坚瓠补集》序就出来了。原来绕了1大圈儿,是为了让我们去看洪昇作的《坚瓠补集》的序啊!那末我们就去看看吧。

“尝谓明朝诗文,病在摹拟剽窃,制艺擅场而外,惟丛书为最,其笔情冷儁,有颊上三毛之至。余浪游10余年,以客座所闻,亦欲笔之成帙,而性懒善忘,匆匆暮年,迄无就绪,而益服膺褚子用心之勤也。”(这是我从洪昇手稿影印件上誊下来的,别的用不上,这里也不用介绍。)

这个序作于康熙三十八年(1699),大意是说:明代的诗文大都模仿抄袭,除高考学科之外只有丛书最受欢迎,这些丛书下笔现实俊逸,让人看了入神到极点了。我四周游历大约十多年,也听到一些事情,也想写成一套,但是我性情比较懒,也经常丢三落四的,始终没有完成,所以更加佩服褚先生专心勤奋了。

洪昇这个时候已经在写一套丛书了,丛书既非诗文,又非举业文章,由于他是在给《坚瓠补集》作序,《坚瓠集》又是笔记小说,所以他想起自己也在写一套这样的“丛书”,和已经完稿的《坚瓠集》比,他的还没有写完,因此发出一番感慨。

帙:用帛做的装书的盒子,一般是套装,不止装1本,没有“成帙”,就是说已写了一些,只不过是由于懒和忘记没有写完,所以没有成套成帙,这个地方的理解非常重要。匆匆暮年:说明写作的时间挺长。迄无就绪:迄:始终;无:没有;就绪:完成。这句的理解也是至关重要,决定走向。原来洪昇这个时候正在写小说呀!我们都知道洪昇的作品都是诗词和戏曲,并没有小说(丛书)作品,那么在这个地方他说自己写了一些的丛书(小说)是什么呢?始终没有透露,这应该是个绝密行动,“私掖偷携强撮成”,在我这理解就是《红楼梦》,由于我在书中找到的证据已经证明了他是“四家撰”作者之一。

从宝钗翻的好到侯蒙的风筝词,从《夷坚志》到《坚瓠补集》,从洪迈到洪昇,从《坚瓠补集》序到放风筝暗喻的天上人间,这些事串连在一起,非洪昇本人,别人不管是出于甚么目的绝对写不出来这样一套知根知底的文字的。

综上,我们的结论是:洪昇是《四家撰》之一,也是“4根水葱儿”中的一根,洪昇作者之争可以休矣。土默热先生在天有灵,若能看到我的这段文字,也会含笑九泉了。明明是非常有独创的正确理论,被一口痰一口痰的给淹死了,真的是7十年目睹之怪现状!有时候真理就在少数人手里,就是这些少数人改变了世界,改变了我们的人知,诺奖的获得者们都是少数人中的一员,天才奇才历来不多。

我们来看洪昇和孔尚任的简历:

洪昇(1645年—1704年),字昉思,号稗畦,又号稗村、南屏樵者。汉族,钱塘(今浙江杭州)人。是中国清代卓着的戏曲大家,与《桃花扇》作者孔尚任并称“南洪北孔”。

洪昇生于世宦之家,康熙七年(1668年)北京国子监肄业,210年均科举不第,白衣毕生。代表作《永生殿》历经十年,3易其稿,于康熙210七年(1688年)问世后引起社会轰动。次年因在孝懿皇后忌日演出《长生殿》,而被劾下狱,革去国子监监生之功名,其诸多好友亦受牵连。后人有“可怜一曲《永生殿》,断送功名到白头”之叹。洪昇的主题曲为《风筝误》。康熙3十年南归。

晚年归钱塘,生活穷困潦倒。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江宁织造曹寅在南京排演全本《永生殿》,洪昇应邀前去观赏,事后在返回杭州途中,于乌镇酒醉后失足落水而死。看来洪昇是火命啊,满清属水,克了他一把,所以让薛蝌(雪克)暗代他在《红楼梦》里出场,最后死在水里,和满清灭亡明朝的水火相克的命运一样啊!这也是《红楼梦》的命数。

著有诗集《稗畦集》、《稗畦续集》、《啸月楼集》,杂剧有《4婵娟》,传奇除《永生殿》外,尚有《回文锦》、《回龙记》等。现戏曲仅存《长生殿》和《4婵娟》两种。今人辑有《洪昇集》。

孔尚任(1648~1718年),字聘之,又字季重,号东塘(《随园诗话》所载为东堂),别号岸堂,自称云亭山人。山东曲阜人,孔子六十四代孙[1] ,清初诗人、戏曲作家,继承了儒家的思想传统与学术,自幼即留意礼、乐、兵、农等学问,还考证过乐律,为以后的戏曲创作打下了音乐知识基础。众人将他与《长生殿》作者洪昇并论,称“南洪北孔”。

到现在为止“四家撰”全部落网,答案正式揭开。他们是:秦松龄、严绳孙、洪昇、孔尚任。

这两个人是江苏籍外的人,而且出生的时候就已是大清王朝了,所以把他们俩列在一起成为一对儿。对二人是作者的结论请毋庸置疑。

有人说了:这个不对呀?晴雯不是说薛宝琴、邢岫烟、李纹、李绮是“四根水葱儿”吗?邢岫烟还没用上呢?怎么“四家撰”就全了呢?好歹有个说法呀?继续往下看。

红楼里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儿7

六合宝典老版本安装iOS 版本

四季彩票官网下载

76彩票下载

猜你喜欢